《奇特的一生·笔记》

2020/03/28 105

这几天又在重新阅读格拉宁的《奇特的一生——柳比歇夫坚持56年的“时间统计法”》,这本书我已经看过很多遍了,从最开始在网上传阅绝版的电子书,到后来再版后买了纸质书。大概是仍然感到不够深入的原因,每当我在自己GTD的实践过程中遭遇挫折,我就会重新翻开这本书再阅。

这些年来,阅读了许多多多的书,寻寻觅觅,但是无疑的,亚历山大·亚历山德罗维奇·柳比歇夫的生活是我最羡慕的理想生活,人的一生,当你年华老去,或者身心腐朽后,你能为世间留下多少的遗产呢?你所做过的事情将是你最好的答案。

为什么那么着迷于此呢?我曾经说过:“美妙人生的意义在于你迷上什么东西,这个目标完全是非功利化的,达到就意味着生活的完结。”柳比歇夫在他的人生中,很早的时候就确立了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:创立生物自然分类法。他的一生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,从来没有偏离过方向。他说:

“要创立这样一种分类法,必须先找出某种类似的原子量;我想对没有直接功能作用的机体结构中的曲线进行数学研究,通过这个办法来找……”,“这项工作在数学上看来困难极大……我起码要过5年,等数学基础打得好一些,到那时候才能着手完成这项主要任务……我立志要写一部数学生物学;一切企图把数学运用于生物学的尝试,都将包容于这部书中。”

柳比歇夫20多岁刚开始从事学术工作的时候,就明确地知道他要到达的目标,实在是幸福而不平凡的命运,他自己提出他的工作纲领,并从而预决了他的活动的整个性质,事实上也是至死不渝的,他始终忠于他青年时代的选择,忠于自己的爱好和理想。这是我羡慕的地方。

当然他所留下的成果也是我深感好奇的,所有人,连他的亲人在内也没有想到他留下的遗产有多大。他生前发表了70来部学术著作,其中有分散分析、生物分类学、昆虫学方面的经典著作;各种论文专著,共写了500多印张(相当于12500页打字稿)。即使以专业作家而论,也是庞大的数字。

他的遗产涉及方方面面:有著作、探讨地骚的分类、科学史、农业、遗传学、植物保护、哲学、昆虫学、动物学、进化论、无神论等;他搜集的地骚标本,多过动物研究所的5倍,跳甲属的分类他研究了一生。

从他的遗产种类中,我看到了,要了解一样事务,甚至一门狭隘学科,你需要分心旁骛去了解其他领域的事务,透过其他领域知识的穿针引线,去深入你想要到达的目标。事物与事物之间的牵连关系,是你想象不到的深入密切。一个专家不可避免的会变成一个杂家,也许结果不是你预估到的,随着事件的推进,前面是什么样的风景,不得而知,但是却是那么令人向往。我无法知道柳比歇夫临终时候的感受,但我相信他一定收获了一些珍贵的东西,这是我羡慕柳比歇夫的另一个地方。

马歇尔·普鲁斯特,曾用一部那样厚的《追忆似水年华》告诉你,人类追求的极致快乐是过去的时光,远远回不来的过去岁月。但我总是想着,也许有别的什么答案,如今,到了现在这个岁数,我越来越深刻的了解到,你所要追求的快乐,深层次的愉悦来自你着迷的事务中,随着你的深入推进,它会像最美的花儿一样,逐渐绽开一层又一层的花苞,最终露出你期待已久的鲜嫩花蕊。不过寻常人根本没有耐心去花费时间追逐这个,反而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寻求其他的代替品来慰藉,所以忙忙碌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。

这是一件非常难以到达的终极目标,但是柳比歇夫通过他的一生、他的方法告诉你,这是可以到达的,关于他的这个时间统计方法,我在下一篇文章里讲,我所理解的几个核心问题。

在有效时间内只统计第一类工作的时间
每个人都有吃饭、睡觉之类的标准生活时间,刨开这些标准生活时间,剩下的时间才是有效可利用的时间。

他把一昼夜中的有效时间即纯时间算成10小时,分成3个单位,或6个“半单位”,他说“工作中的任何间隙,我都要刨除,我计算的是纯时间,纯时间要比毛时间少得多,所谓毛时间就是你花在这项工作上的时间。”

毛时间一般会在纯时间基础上上浮20%左右。我计算了一下我自己的时间,刨开睡觉吃饭以及不可避免的时间损耗,稍微比他多一点,12小时,当然如果刨开工作,自由支配时间最多不超过5小时。

把要做的事情分为好几个类别。只记录第一类工作的时间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最重要最核心的工作,就是自己的第一类工作,这一类工作能够创造价值,是最富于创造性的核心要务。

除了最富于创造性的第一类工作外,所有规定的工作量他都竭力按时完成。第一类工作包括中心工作(写书、搞研究)和例行工作(看参考书、做笔记、写信)。第二类工作包括做学术报告、讲课、开学术讨论会、看文艺作品,不属于直接科研工作的活动都包括在内。

每一个统计时间点都有对应可查的明细列表
我们随便拿柳比歇夫一天的日记来做例子——1965年夏季的一天:

索斯诺戈斯克。0.5。
基本科研(图书索引——15分,陀布尔让斯基——1小时15分)。
分类昆虫学,参观——2小时30分。
安置捕捉器两个——20分,分析——1小时55分。
休息,第一次在乌赫塔河游泳。
《消息报》——20分。
《医学报》——15分。
霍夫曼的《金罐子》——1小时30分。
给安德朗写信——15分。
共计6小时15分

整个一天,直至看报,都经过分析,分门别类登记上了。
怎么是“共计6小时15分”?从记录看,这仅仅是第一类工作时间的总数。其余经过计算的时间是第二类工作或其他,每天只合计第一类工作的时间,然后再把一个月的加起来,就拿这个1965年的8月来说,第一类工作的总时间是136小时46分。其中又包括哪些项目呢?看下面,一切情况在每月小结中都有说明。

基本科研 ——59小时45分
分类昆虫学 ——20小时55分
附加工作 ——50小时25分
组织工作 ——5小时40分
合计 ——136小时45分

“基本科研”这59小时45分包括什么内容,用在什么上了呢?

1.分类工作——《分类法的逻辑》报告草稿——6小时25分
2.杂事 ——1小时0分
3.校对《达达派研究》——30分
4.数学——16小时40分
5.日常参考书:里亚普诺夫——55分
6.日常参考书:生物学——12小时0分
7.学术通信——11小时55分
8.学术札记——3小时25分
9.图书索引——6小时55分
合计——59小时45分

我们还可以拿上面的任何一项继续分析下去,就拿第六项吧——
日常参考书:生物学——12小时,这12小时花在什么上面,一目了然,误差不超过一分钟。

1.陀布尔让斯基《人类的进化》,372页,看完(共16小时55分)
——6小时45分
2.亚诺什·卡罗埃《动物有没有思想》,91页 ——2小时0分
3.P·贝尔格的手稿 ——2小时0分
4.聂考洛·奥斯维尔陀,17页 ——40分
5.拉特纳的手稿 ——1小时30分
合计——12小时55分

还要再细分下去吗?别着急,还能继续分析

勤做笔记,满满的笔记就是独家订制的资料库
大部分学术著作都做了摘要,有的还做了分析研究。所有摘要和评论都规规矩矩地装订成册。这些用打字机打的合订本,犹如读书总结,是他融会贯通了的知识的存放处。只要翻一下提要,就可以记起某本书中需要的东西。
柳比歇夫有种罕见的才能——随便哪本书的作者,凡有独特的见解,他都极善于汲取。有的书,一张纸就够;某些大部头书,需要几张纸来归纳。大量的插图、表格、附页、书皮……

为什么要记录的这么清楚呢?
这样没有一丝夹角的洞察时间的一切曲里拐弯的地方和空白点,才会形成自己的时间感,洞悉自己这件事情一般花费多少时间,等到总结完毕,就可以在此基础上制定下个月的计划。这种经过计算的计划比自己盲目的乱下指标要先进靠谱的多。他说:

制订年度计划或月计划时,不得不依靠过去的经验。例如我计划要看一本什么书。根据老经验我知道,我一小时能看20-30页。我就根据这个老经验来制订计划。至于数学,我计划每小时看4-5页,有时更少。
所有看过的东西,我都要仔细研究。怎么研究?如果一本书谈的是我不太了解的新东西,我就尽量做摘要。凡是比较重要的书,我都尽量写一份评论性的简介。根据以往的经验,需要做这些工作的书,可以定出一定的量。

最后,总结一下
计算自己的非标准工作以外的纯时间,根据自己的情况分成几等分,对应自己要做的事情。将自己要做的事情根据重要性程度分类。明确自己的核心工作。这是你要重点统计的时间。其他的时间可以不做统计。类似,睡眠花了多少时间、聚餐花了多少时间、电影花了多少时间,其实意义都不大的。

按照《一万小时的天才理论》,要成为一个领域的入门级的专家,最少要1万小时。每天,你在你的核心工作上花的时间有多少小时呢?你能专一一点吗?你每天在专业方面所花的时间就代表了你的水平,一点也不假。

勤做记录,勤书写。柳比歇夫都尚且如此,看书、如果不做笔记,随着时间流失,最终只会变成平滑的艾宾浩斯线。

感慨,如果有这样好的时间统计APP就好了,我现在在用的是“爱时间”。哎如果自己能做出这种APP就好了。(能够自定义,可无限制细分分类,又能记时间、又能形成统计图表,非常详细可观,界面美好的图表)

 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分享本文:

添加评论

昵称*
网站